网站首页 >书法知识

书法碑刻中的重刻、翻刻与伪刻

分享到:
点击次数:8707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09日10:52:33 打印此页 关闭

书法中的重刻、翻刻与伪刻
一、重刻
  因原碑毁坏或者失传重刻之,成为重刻。重刻是以原碑旧拓再次摹勒上石,有的还附刻题记。原石不存,重刻也很有价值。
  重刻往往是重要的、著名的古碑,而且重刻不止一回,不止一石。
  秦《峄山刻石》唐时已毁,宋代郑文宝重刻于长安,再后绍兴、浦江、应天府、青社、蜀中、邹县等均有重刻。
  汉《西岳华山庙碑》,清阮元、毕沅等重摹。
  唐虞世南书《孔子庙堂碑》,宋王彦超重刻,存西安碑林称西庙堂碑,山东城武刻称东庙堂碑。
  唐颜真卿书《干禄字书》,开成杨汉公重刻,宋绍兴十二年勾咏再重刻。
二、翻刻
  原石尚在,碑估依照拓本另刻一石,拓出后冒充原石拓本,此为翻刻,被翻之原石多是损泐模糊或地处僻壤。善本难得或捶拓不便,遂出翻刻。翻刻与重刻原因与目的都不同。
  如欧阳询书《九成宫醴泉铭》,所见翻本十几种,其中较好的是以南宋拓本为底,有考据为证。从更早拓本翻出者少见。可见此碑翻本流行于宋以后。也说明北宋拓本已罕见。
欧阳询书〈化度寺碑〉初唐即断裂毁坏,故早有翻刻。翻本早,纸墨古旧,恐怕也是引起长久争议和误解的原因之一。
  乾嘉以后碑学兴起,龙门造像倍受推崇,翻刻亦成风气。民国年间,邙山墓志层出不穷,商人随手做出赝品,鱼目混珠。有做于石者,也有以木、砖、泥、灰做者,而现在又有用塑料翻型的。
  翻刻与原刻总有不同之处,首先风格字神差矣,再者石花死板,至于粗制滥造的连字句都会有错误。辨别是翻刻还是原刻拓本,则是通过校碑解决的问题。
  历来翻刻的墓志,可参考附表"新旧翻刻碑志"。
三、伪刻
  古书辨伪十分重要,碑帖辨伪也是要紧的,伪刻有几种情况:
  1、据前人的诗文或故事捏造,如汉刘邦《大风歌刻石》,又如《破张郃勒马铭》、《黄叶和尚墓志》。
  2、据前人著录的碑文,臆想古人笔意而写刻。如汉《老子铭》、《孙叔敖碑》、《夏承碑》等,均有后人按《隶释》碑文在的伪碑。
  3、无名款的作品被题上姓名或张冠李戴的作品。这是古书画作为的常见方法,同样被伪刻者采用。
  宋《淳熙秘阁续帖》刻诗一首:"已惑孔贵嫔,又被辞人侮;花笺一向荣,七字谁曾许?不下结绮阁,空迷江令语; 戈动地来,误杀陈后主。"在欧阳询标题之下。明董其昌刻《戏鸿堂帖》照翻收入,胡震亨《唐音癸 》卷三十三说:"江令总,询父 友也, 之死,询当从坐,总以古人子,私养之,教以书记,得成名,恩义不薄,载询传甚明,乃忍出此等语曰耶?作伪指着既漫不考,而董信而收之,可怪也!"启功先生评此说:"其实此帖无名款,亦可作叮补《全唐诗》的资料。""如果善于辨别剥去伪题,还他本来面目,作品本身的价值仍然存在。"(见《启功丛稿》《碑帖中的古代资料》)
   伪刻种种,可参考附表"新旧伪造各代刻石",而实际流存者远不止此。

 

 

新旧翻刻墓志



泰山二十九字   篆书 孙星衍、阮元、吴熙载均有刻
祀三公山碑   隶书 山东滕县
裴岑纪功碑   隶书 新疆、长洲、西安等处均有翻刻
沙南侯刻石   隶书 天津康氏刻
会仙友题字   隶书 刻于西安裴岑纪功之阴
戚伯著碑   隶书 有石刻与砖刻两种
石门颂摩崖   隶书 西安有刻本
左表石柱   隶书 近人刘宝忠刻
礼器碑   隶书 杭州年吴中有刻本
刘平国摩崖   隶书 杭州帖估有砖刻
淮源庙碑   隶书 北京、苏州帖估有刻本
孔宙碑   隶书 山东济宁某寺有刻本
西岳华山庙碑   隶书 明代有翻刻整张,清代尝见翻三本,二石一砖,皆是全文本。华岳庙有清翻刻,今已碎。
张表碑   隶书
史晨前后碑   隶书 苏州某氏刻本
郭有道碑   隶书 石久佚,傅山重摹本,至乾隆七年与五十九年,姜任修与张复纯又有刻本
夏承碑   隶书 石文佚,明、清有重摹本,苏州杭州有翻刻
娄寿碑   隶书 顾、钱、桂三人均翻刻一本
张表碑   隶书
杨震碑   隶书 牛运震刻,徐紫珊刻
杨著碑   隶书 徐紫珊刻
杨馥碑   隶书 徐紫珊刻
杨统碑   隶书 徐紫珊刻
夏承碑   隶书 明唐曜重摹一本,帖估刻一本
陈德碑   隶书 褚千峰刻
尹宙碑   隶书
刘熊碑   隶书 嘉庆年翁树培、道光年叶志铣、光绪年吴大 均刻
张迁碑   隶书 杭州帖估、常熟翁氏皆刻
柳敏碑   隶书
□令赵君碑   隶书 杭州帖估有刻本
周憬碑   隶书
费凤碑   隶书
孔宙碑   隶书 山东济□寺有翻刻
甫阝阁颂摩崖   隶书 明申如□与北京、西安帖估各有刻本
东海庙碑   隶书 清关云刻,阳九字、阴十七字,北京图书馆有拓本
曹全碑   隶书 山东滕县有翻刻
甘陵相尚博碑   隶书 1931年左右山东曲阜刘宝忠翻刻



上尊号碑   隶书 帖估用砖翻刻
受禅表碑   隶书 帖估用转翻刻
黄初残石 四石   隶书 即"少昊国为"四字,"我君"等六字,"修德义"等十三字与"疾病卒"十三字
三体石经残石   大篆、小篆、 隶书 尚书君□篇,原为黄县丁氏、建德周氏旧藏,今藏故宫,有翻刻


谷朗碑   隶书兼 正书 王□云有旧翻刻
天发神谶碑   隶书 林曙生北京黄泥本,又阮元刻二,端方刻一
西晋

张朗碑   隶书(为小碑,售于日本)有翻刻本

东晋

爨宝子碑   隶书兼 正书 清某帖估翻刻一本

前秦

广武将军碑   隶书 有一明拓本,褚德彝题碑阳原石,碑阴翻刻



爨龙颜碑   正书 清某帖估翻刻



瘗鹤铭刻石   正书 一、宋刻西□本,二、宋刻太平本,三张燕昌刻本,四、玉烟堂刻本,五、林曙生刻本。



新罗真兴王定界残碑   正书 清某帖估刻,甚劣

北魏

光州灵山寺舍利塔铭   正书 清代多有翻刻,刻者不详
韩显宗墓志   正书
郑曦下碑   正书 刘宝忠翻刻,错字较多
司马绍墓志   正书 乾隆年后汤阴令翻刻
元□妻王氏墓志   正书 1931年左右帖估王希董翻刻
刁遵墓志   正书 翻刻本将"温恭好善"误为"温恭善善"
崔敬邕墓志   正书 翻刻本将祖、父等名列铭辞之后
司马(日丙)  墓志 正书 乾隆年冯敏昌刻
张猛龙碑   正书 某帖估刻
鞠彦云墓志   正书 翻刻墨色均匀,原拓四周墨淡
曹望憘造像记   正书 原石为鱼子石,1931年左右帖估王希董翻刻,将鱼子刻为小圆圈。又有翻刻造像记,无鱼子纹。
吴高黎墓志   正书 翻刻各方面有锥痕
李谋墓志   正书 翻刻较原石细瘦
李超墓志   正书
张玄(黑女)墓志   正书 翻刻有数本,刻者不详

东魏

王偃墓志   正书 光绪五年后,山东陵县翻刻,置县内
源贰虎曾孙磨耶圹志   正书
刘懿墓志   正书
王僧墓志   正书

北齐

崔□墓志   正书
房周□墓志   正书



李则墓志   正书
董美人墓志   正书 翻刻数本,刻者待考
张通妻陶贵墓志   正书 翻刻最佳者为南陵徐乃昌所藏
吴严墓志   正书
元公墓志   正书 咸丰年石毁后,有翻刻初拓者
姬氏墓志   正书 与元公同时毁之,后有翻刻本



九成宫碑   正书 翻刻甚多,惟秦刻最佳
皇甫诞碑   正书 翻刻甚多
孟法师碑   正书
晋祠铭碑   正书 以剜后本翻刻
砖塔铭   正书 清初翻刻初拓本
碧落碑   篆书 元代翻刻一本
怀仁集王圣教序碑   行书 翻刻甚多,惟□阳车氏所刻最佳
云麾将军李思训碑   行书
多宝塔碑   正书
郭家庙碑   正书
麻姑仙坛记   正书 元梁伯达刻本,后唐晏云刻本,忠义堂何氏刻本
东方画赞   正书
中兴颂摩崖   正书 《集古录》云:永州摩崖有刻,蜀中东西二岩亦刻
张茅山李玄靖先生碑   行书 原石早毁,有木刻亦早毁
颜勤礼碑   正书 翻刻 首行"碑"字下损,宋伯鲁跋漫漶,但是原刻完好
张九龄碑   正书 宋天圣年刁□翻刻



玄妙观三门记   正书 北京帖估木刻
仇公墓志   正书 北京某帖估翻刻

  翻刻碑帖,多数是据宋拓本,为图高利,故售价昂贵。但是,近代有专从晚拓本或新出土墓志翻刻新拓片者,价格便宜,为薄利多 ...
新旧伪造各代刻石



大禹岣嵝碑 篆书



比干墓刻石
比干铜盘铭刻石 篆书



延陵季子墓刻石 孔子书 为唐代伪造,下有张从申题
坛山刻石,即"吉日癸巳"四字篆书



朱博残石   光绪年尹广年造,首行"惟汉河"三字。
广川令高峻残碑   元丰三年七月三日
君讳达残碑   元封元年
水衡都尉边达碑   永元二年
治三郡等字残碑   河平元年
遭白茅等字残石 河平九年,摹曹全碑字。
造署含题记   河平四年十月六日
惟斯新政刻石   俗名铁钱碑,又名楼君卿碑。
琴亭侯为友人李义买山券   建武二年三月
永平八年十二月六日造像
持节校尉关内侯季坛神道   建初三年八月五日
兰台令史孔僖碑   元和三年
处士房子孟残石   永元十年
阳三老颂词   永初元年二月二日
李昭碑   篆书 元初五年三月,康熙年褚千峰造。
永和买房券   永和九年三月 山东泰安
太尉李固铭残石   永和六年
  又太尉李固碑   民国廿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造。
延熹残石   存七行半 延熹六年正月
□临为父通作封记刻石   延熹六年二月
李农墓志   建宁三年二月
陈德残碑   建宁四年三月 为清康熙褚千峰造。
宣晓墓志   熹平元年十二月
李氏盘铭刻石   熹平二年六月上旬
营陵置社碑   熹平三年十月廿三日 阴、侧亦刻字 1931年山东宋某造于天津,藏处不详。
任君墓题字   大隶书字 光和□年
议郎赵相刘君墓门刻石   阳文隶书 中平四年三月
司徒政墓石题字   建安二年
魏王造宝记刻石   子建书 建安□年
曹参墓志
夫人令弟门画像题字
汉高祖大风歌   又名歌风台碑,篆书,元罗士学伪刻,黄易疑唐宋人刻之。
破张郃勒马铭刻石
孔融残碑   断为二,上四行,下六行。
王公铸神残石   四行,行五字。
金城司马□柯太守等字刻石
孙有后等字残石   四行十五字
乌丸散王鲁政妻许国胜刻石
登国等字残石   存十二字
于礼上公等字残石   四行十五字
君令等字残石   六行十四字
褒泰等字残石   四行九字
司马等字残石   三行十一字
屋等字残石 九行约五十字
戌亥云岁等宋残石   七行
精宁等字残石   六行
年不一等字残石   二行七字
思字明余等字残石   六行
圭璋等字残石   三行
河源等字残石   五行
权意等字残石   四行十二字
中郎将卫坚等字残石   三行
五年椽等字残石   圆形两面,一六行,一五行
校尉蔡君神道阕残石
丰年等字残石   三行,行四字
梁父吟残石   四行
霜月等字残石   三行十二字
熹平石经鲁诗   十一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熹平石经尚书   四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

周易   七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仪礼   五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
春秋   七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公羊   九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论语   十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方若藏。
鲁诗   三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藏处不明。
周易   二石,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藏处不明。
论语   一石, 1931年左右,山东宋某在天津刻,藏处不明。
先生乘马时画像题字   下十四行 行十余字至二十余字不等。
戎臣奋威等字砖   篆书阳文,作四砖,每砖三行,行三字,是集校尉蔡君神道阕、石峰山刻石之字而成。
天有吉鸟等字砖   隶书六行,行六字。




孙二娘等题名   黄初元年三月
王五娘等题名   黄初元年三月
部曹侍郎史张转国墓志铭   正书 咸熙元年九月



镇东将军军司关中侯房玄墓版   太康三年二月
王(RUI)墓志铭   永平七年十月
李子忠残志   年月泐
管夫子碑   以徐君夫人管洛小碑之形式与书法造之。




宣城太守列仲举墓志   正书 太建十年
北魏

周君砖志   正书 天安二年三月二日,此志文字是伪品中最不通者,其首行作"大魏墓故之民,显考周府君之墓之灵位"。
处士源嘉墓志   正书,一作十一行,一作十二行,天安丙午八月。
汝南主簿周哲墓志   正书 太和十年十月
秘书丞晋阳王雍墓志   正书 太和十一年十月
逸人陈峻岩墓志   正书 正始五年八月
孙疗墓志   正书 正光五年七月,以孙辽浮图造之,此志与前周哲墓志书法同,似出一人之手。
季才卜文墓志   正书 正光七年二月
宁远将军陈延贵墓志   正书 普泰元年九月,普泰作普太。
高植墓志   正书兼隶,高植墓志原为正书,已残,此乃妄凿之。
元虔墓志   正书 为1921年左右,洛阳某伪造。


东魏

僧人普惠塔铭 正书兴和二年

北齐

题化成寺宝塔造像记   正书 武平元年三月
渤海太守赵通墓志   隶书 武平二年六月,此志与隋杨松墓志志文雷同,字迹相似,如出一人之手。
讳通墓志   正书,天和二年。此志与北魏陈峻岩、北周刘桂二志书法相同,如出一人之手。
大督杨林伯长孙夫人罗氏墓志铭   正书 天和二年八月
魏镇国将军刘桂墓志   正书 天和三年七月
安昌公夫人郑氏墓志   正书 天和八年十一月
诸禄元墓志   正书 建德元年




卢陵太守杨松墓志   隶书 开皇二年三月,与赵通墓志为一人所书。
姚恭公讳辨砖志   欧阳询正书,虞世基撰文,大业七年十月二十日。
女子谢青莲墓志铭   正书 大业九年四月
宋门王氏砖志   正书,义宁四年,此志一望而知为伪品。如首行作"隋故墓之民"又作"宋门王氏",又作"老太君",文不成文,字不成字。"义宁"作"仪宁"。不可卒读。

伪许

成丙生砖志   正书,天寿元年二月。此志既作天寿而上冠大隋,与陈丙南志前行作大隋保天同,实为可笑。

伪郑

上柱国邓国公故大夫安郡夫人元氏墓志   隶书 二十六行,末行在侧



陈丙墓志   正书,大唐元年,此志与魏周君志,伪许成丙生等志,如出一人之手。
女子苏玉华墓志   正书 武德二年五月
黄叶和尚墓志   正书 武德三年九月
凉州刺史郭云墓志   正书 贞观五年十月
隋误清墓志   正书 永徽十年
梁夫人成氏墓志   正书 麟德元年十二月
都督上柱国□□郡开国公孙管真墓志   正书 调露元年十月
杭州刺史剑南节度使杜齐墓志   正书 大历十二年十一月。此志是托颜书中有"真卿黍居友胥"句而成,尤令人绝倒,其学问可知。
李术墓志   正书 元和九年正月
卢士琼墓志   正书 元和元年九月
优婆姨段省塔铭   正书 天宝三载
柳氏墓志   正书
左监门卫副率哥舒季通葬马铭   正书


  以上是常见者。伪造像尤多。举不胜举;真象伪题记亦多,不一一赘述。

资料来源:马子云 施安昌《碑帖鉴定》(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上一条:田英章行书《心经》四扇屏欣赏!这还是印刷体吗? 下一条:千年古村济源市克井镇柿槟村荣获“全国文明村镇”的荣誉称号!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